谁?

【德哈】精灵旅社(3)

精灵旅社AU(前文戳tag)


人物关系混乱,全员ooc,基本告别原著,慎入


吸血鬼德x人类哈


修改版+丰满版第三章


“没错,我家就在附近,我只是出来做个短途旅游。”德拉科终于舍得放开被搂得喘不过气来的人类,他一面回答着哈利的疑惑,一面对他上下其手。

 

乱蓬蓬的黑发触感意外的好,像小猫咪毛绒绒的蓬松大尾巴。耳朵冰凉而光滑,脸颊摸上去像鲜血奶冻(德拉科·没有见识·马尔福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厚实的冲锋衣阻止了德拉科摸出哈利的真实身材,当好奇心爆棚的吸血鬼试图将手探进去的时候,满脸通红的哈利牢牢地按住了德拉科。

 

“等等!所以这儿的待客之道是无礼地乱摸吗?”

 

“所以人类表示不满的方式就是脸红吗?”德拉科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他的手躁动地在哈利的胸膛上游移——后者的脸更红了。

 

“不!再等等!”哈利强行挣脱了与德拉科扭在一起的亲密状态,“你非得一句话不离人类吗,这听起来实在太别扭了。”

 

德拉科恍然大悟,露出歉意的表情,后退了一步:“呃,抱歉,毕竟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类,我太激动了,没想到无意中冒犯了你。所以,我叫你哈利就行了吗?”

 

哈利目瞪口呆,脱口而出:“那你是什么,吸血鬼?!”

 

“当然!当然!”德拉科得意地笑起来,露出的两颗小尖牙反射路灯的灯光险些晃花了哈利的眼睛。

 

哈利虚弱地扯出一个微笑:“别开玩笑,这地方够瘆人了。”

 

“我没开玩笑,马尔福家族从不开玩笑。”

 

“不!你就是在开玩笑!”

 

“不!我没有!”

 

“不!你有!”

 

“嘿!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德拉科被激怒了,他选择变成蝙蝠围着哈利的脑袋转上一圈。等他重新变回人形时,哈利被震惊得连尖叫都发不出来了。

 

“所以你要吸我的血当夜宵了吗?实际上我已经饿了一天了,血应该不怎么好喝。”哈利将德拉科之前的热情归因于是捡到了一只食物的快乐,试图做出打消他的念头的无用功。

 

“当然不!你怎么会这么想?但你饿了一天,你可以到我家去,明天就是我的生日聚会了!”德拉科热切地凑近了吓得一动不动的哈利。

 

哈利只听见了聚会两个字,脑子里想的全是自己被摆在一张长桌上,边上一群吸血鬼磨刀霍霍,对自己的鲜血垂涎三尺。

 

“不…不了吧。”哈利勇敢地发出了反对的声音。

 

德拉科困惑地望着他: “你别担心,我真的不会吸你的血的,我们告别这种野蛮的进食方式很久了。”

 

哈利满脸我又不傻你别想就这么打发我我不会轻易被骗的表情。

 

“行吧。”德拉科下定了决心,“我与你立下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约定,我承诺,我绝不会伤害你。”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猩红的光,声音仿佛被放大了,显得有些混沌,在空空荡荡的村庄悠悠回响。

 

半晌寂静之后,哈利又恢复怀疑:“说真的,这个仪式是不是太简陋了?”

 

“但这个约定会限制我做出任何可能伤害你的举动。”德拉科伸手捏住了哈利的脸颊,故作愤怒,“相信我,去参加我的生日会吧!”

 

 

 

当哈利紧紧握着自己的背包带子,心随着抓着背包的小蝙蝠在风中飘摇的时候,仍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样接受了邀请,前去吸血鬼的大本营(“没准还不止吸血鬼”)。他一定是被德拉科蛊惑了,才会相信他说的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约定。哈利的自我怀疑持续到他们飞到了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上塔尖林立,一扇扇窗户在星空下闪烁,灯火通明。

 

哈利张大了嘴,把不安抛至脑后:“我的天哪!几乎和电影里一模一样!”

 

“电影?什么电影?”小蝙蝠在哈利的头顶发来疑惑,但声音被夜风吹散了,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回应。

 

德拉科撇撇嘴,猛一个提速飞到了与城堡顶楼比肩的高度,向他的房间俯冲过去。(这期间哈利惊声尖叫,小心眼的吸血鬼选择置之不理)

 

哈利被扔到了一张柔软的大床上,他甩开自己的背包,迫不及待地参观起了吸血鬼的房间。房间四角摆放着雕刻着飞翔的小蝙蝠的烛台,点亮了这个塞得满满当当的房间,正对着大床的是一个石头砌成的大壁炉,炉火熊熊燃烧,哈利不自觉地跳到了壁炉旁,享受起他在罗马尼亚之行里最温暖的时刻。

 

“哈利,快过来,看看衣服合不合身!”德拉科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深绿色的长袍,下边镶着金色的花边,还有一顶尖尖的巫师帽,帽尖上挂着一颗小星星,甚至还在活蹦乱跳地闪烁。

 

“我非得换上这一身吗?这像我过万圣节的打扮。”哈利起身回到床边,好奇地询问。

 

“当然,当然!要是你这么穿出去,简直是把我是人类四个大字写在了胸口。”德拉科嫌弃地看着哈利的冲锋衣抱怨。

 

哈利跟着低头看了看自己无辜的旅行好搭档,明智地选择了沉默。

 

德拉科拿着袍子冲着哈利比划了几下,断言:“太长了。”他挥舞着双手,长袍乖乖地漂浮在空中任他剪裁,再一挥手,长袍就出现在了哈利的身上。他满意地将巫师帽也戴在了哈利的脑袋上,推着哈利走到了全身镜前。

 

哈利还没来得及对自己第一次亲眼所见的魔法发表评论,就被自己现在的模样震惊了。“上帝啊,这是我打扮得最接近巫师的一次了。”

 

“哈!我在你身上做了一些小小的变动。”德拉科得意地昂起头,“现在你做好准备逛逛城堡了吗?趁着天亮之前。”

碎碎念:今天状态好了很多,写得蛮顺的,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照例求反馈!然后疯狂感谢鼓励我的小可爱!爱你!

【德哈】精灵旅社(2)


·精灵旅社AU

·超甜

·人物关系混乱,全员ooc,基本告别原著,慎入

·吸血鬼德x人类哈(之前没有讲清楚希望没有引起误会)

德拉科·马尔福正在策划一场逃跑,他拎着整理好的行李箱,在大开的窗户边跃跃欲试。

 

然后被推门而进的斯内普逮个正着。

 

斯内普:……

 

“呃,我想锻炼一下我的臂力,你知道,一只蝙蝠的力气难免有些小……”德拉科从窗台上跳了下来,试图把行李箱藏在身后,但他的身材想挡住因为贪心而塞得鼓鼓囊囊的行李箱显然心有余而力不足,“行吧,教父,行吧,我坦白,我只是想到外面见见世面。呃,人类世界。”

 

看到斯内普皱起了眉头,德拉科忙不迭地补充:“嘿,我父亲已经答应我了!只要我118岁就可以出去看看。你也看见了,眼下他不在这儿,没法履行承诺。但我们可以帮助他,总不能让他成为言而无信的吸血鬼!”

 

这只小蝙蝠已经甩开了大箱子,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挥舞着手臂发表慷慨陈词的演讲。

 

“要我说,这么害怕人类实在太滑稽了,他们手无缚鸡之力,甚至看见我们就吓得哇哇叫。我们不能因为里德尔祖父在人类手里吃了大亏就躲到山里来。”德拉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显然早就打好了腹稿。

 

斯内普假装没听见最后一句,大声地清了清嗓子:“按照你父亲的承诺,你当然可以出去转转,但你不能去太远的地方。”斯内普用眼神指了指被扔在一边的行李箱,德拉科心虚地挪开了视线。“毕竟明天是你的生日,有那么多人赶来为你庆生,缺席就太没有礼貌了。”

 

德拉科撇了撇嘴,摆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消极抵抗。

 

“但你可以去附近看看……”斯内普拖长声调,把德拉科拉到了窗子旁边,“坟场过去一点,有一个人类村庄,你可以过去逛个三十来分钟,对新手来说应该绰绰有余。”

 

他看见德拉科兴奋地瞪大了眼睛,满意地补充:“早去早回注意……”剩下的嘱托被迫不及待地嗖的一下飞出去的小蝙蝠带跑了。

 

“行吧,行吧。”斯内普看着影影绰绰的夜色(哪还有德拉科的踪影)喃喃道。

 

毕竟他只是传达了卢修斯离开前的原话,那只老蝙蝠肯定做好了准备应付这个对人类世界太过好奇的儿子。

 

 

 

德拉科老远就看见了亮着灯的人类村庄,一个小广场中间摆着傻里傻气的喷泉,(“这个审美可不值得恭维”德拉科刻薄地想),街道上路灯勤勤恳恳地工作,虽然现在有些晚了,但他没准还能遇到一两个人类。

 

他找了个着陆点变回了人形,大摇大摆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逛了起来。也许实在是太晚了,德拉科走了一圈连个人影也没见到。唉,善解人意的吸血鬼总得体谅人类毫不科学的作息。

 

“嘿!”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在德拉科身后响起。

 

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应该是人吧”德拉科在心里祈祷)背着鼓鼓囊囊的登山包朝着德拉科跑来。一头乱蓬蓬的黑发被他自个带来的风吹得更乱,他戴着一副用许多透明胶带粘在一起的圆框眼镜,下边是一对翠绿的眼睛,颜色接近纳西莎偏爱的绿宝石耳坠。

 

“人类?”德拉科一把抓住喘着粗气的男人的胳膊,喜形于色。

 

“呃,哈利·波特,我的名字。”哈利迟疑了一秒,反手握住了德拉科手腕,“看到你实在太高兴了,我在这个镇子转了一圈,没有看见一个人,简直像个空壳,这太诡异了。不过要我说,我这趟旅行就不怎么顺利,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看见个没有人的村庄算得了什么。”

 

“所以你真是人类!啊哈!”德拉科热切地凑近哈利,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哈利试图后退但德拉科紧紧地抓住了他)。

 

“当然,不然呢?我们要在罗马尼亚玩我是吸血鬼的游戏吗?”哈利鼓起勇气回望德拉科,他不禁注意到这位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出奇得英俊,眼睛是灰蓝色的,与他铂金色的头发倒是非常相称。

 

英俊的德拉科一把搂住有些恍惚的哈利,甚至还转了个圈。

 

“不,等等,我不太习惯和男人凑得这么近。”哈利挣扎起来,但再次失败了(“德拉科看起来可不像力气大的人。”哈利暗暗想)。他自暴自弃地搂紧了德拉科,回应这个过于热情的拥抱,“哦,你怎么身上这么冰,晚上出来得多穿点,在这儿感冒就麻烦了。”

“可能有些冒昧,但我还是得问一句,你也是出来旅行的,还是你就住在附近?”

碎碎念:这次比我想写的短了一点,中间电脑突然死机了,折腾了一会儿。

这章(和下一章)又可以叫做,纯情德拉科在线撩哈利。嘻嘻嘻,下一章掉码然后德拉科就要把这只人类拐回家里啦!

还是喜欢得到很多反馈,喜欢就点个小红心叭~

【德哈】精灵旅社(1)

精灵旅社AU


超甜(至少傻作者努力让它超甜


人物关系混乱,基本告别原著,慎入


全员ooc,慎入


含GGAD


 

古老的马尔福家族——血统纯正、深居在陡峭群山、幽灵森林与僵尸坟场的严密保护之下的吸血鬼世家,即将迎来一年一度的大日子。

 

德拉科·马尔福小少爷,118岁生日到啦!

 

118岁!意味着这只小蝙蝠成年啦!

 

可以开车!

(西弗勒斯·斯内普:哦,抱歉,高贵的吸血鬼并不需要如此低效率的出行方式)

 

可以吃掉一整盆番茄青蛙汤而不必担心家长的碎碎念!

(一只不愿透露姓名的小精灵:马尔福少爷早就溜到厨房喝了好几碗……哦克利切你不许打我的头!多比没有在告状……不行用平底锅也不行!)

 

可以与他爱慕的怪物定下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婚约!

(纳西莎·马尔福:这倒是个大事,我们可以让小龙在这次的客人里仔细挑挑。卢修斯·马尔福:正有此意,但夫人再不回庄园来,就要赶不上小龙的生日会了。)

 

如果这几天你在铁路安检口、机场海关、过路车收费站、渡口,甚至只是在特兰西瓦尼亚的小路旁好好观察,保证会大吃一惊地发现许多怪模怪样的旅人搭乘不合常规的交通工具,向着同一个方向——老马尔福为他的宝贝儿子修建的、保证连个人类脚趾甲都不会出现的精灵庄园——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行进着。

 

 

 

一辆哐啷作响的小破车最先到达庄园的大门,还没等僵尸门童拉开车门,一大群小狼崽飞快地挤破了早就摇摇欲坠的车门(“嗷!弗雷德哦不乔治,算了随便谁别踢我脑袋”),一溜烟冲上了长长的阶梯。倒霉的僵尸门童把被这阵旋风吹歪了的脑袋正了正,得体地牵住了缓缓踏下车的韦斯莱夫人。

 

“嘿,多谢!”亚瑟·韦斯莱——一位红毛瘦高的、但明显被这场长途跋涉折腾坏了的狼人先生——有气无力地将一叠钞票塞进了殷切地上来拿行李的僵尸手里,“抱歉弄脏了车。但我必须和卢修斯谈谈,这车真是太小了。”

 

走上长长的楼梯后(“啊——这么长的楼梯就是个花瓶,除了显示主人是多么财大气粗外毫无帮助,可偏偏这点最符合卢修斯的气质。”)韦斯莱先生惊讶地发现今天迎接宾客的并不是财大气粗的老马尔福。

 

“哦!我的老朋友!卢修斯呢?他哪去了?”他不顾斯内普的挣扎兴高采烈地将这只老蝙蝠搂进自己怀里。

 

“咳咳,他去追纳西莎了。要我说,在儿子生日前夕惹毛妻子绝不是好主意。”斯内普终于逃脱了狼人暖烘烘的怀抱,不满地抖了抖斗篷上沾上的狼毛,“不过要我说,生这么多孩子也绝不是什么好主意,我注意到莫丽的肚子又大了。”他拖长声调转向正悄悄溜走的韦斯莱先生,满意地补充道。

 

“西弗勒斯,没想到今年这么早就见到你了。”

 

斯内普闻声转了回来,一位穿着深灰色的长袍,披着银闪闪的斗篷(倒刚好很称他的发色),银发地整整齐齐藏在尖尖的帽子里的巫师笑容满面地走近了大门,半月形的眼镜后边一对湛蓝湛蓝的明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斯内普也试图报以微笑,如果他真的能看不见阿不思·邓布利多紧紧地挽着盖勒特·格林德沃的手的话。

 

格林德沃披着纯黑色的斗篷,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皮毛油光水滑(“撒旦保佑别是狼的”斯内普暗自想),他板着脸,也许对这次旅途有些不满,但他仍然放任邓布利多亲密地挽着他。

 

“盖勒特不愿意出门,但毕竟明天是个大日子,看在里德尔的面子上我们也得来一趟。”邓布利多笑眯眯地解释。

 

(斯内普发誓,格林德沃在听到里德尔的名字后更加严肃了。)

 

“当然当然,里面有好多老朋友在等着你们了。”斯内普侧身,做了个欢迎的手势。

 

大厅富丽堂皇,巨大的金色吊顶灯从高高的穹顶上垂下来毫不吝啬地照亮整个空间,无数只小蝙蝠衔着烛火在宾客间穿梭。深红色的天鹅绒帷幔垂挂在墙壁上,上边用金丝线绣着马尔福家族的家徽。大厅四角都立着高大的火把,火焰熊熊燃烧。

 

大厅左边有一支骷颅乐队,热情洋溢地弹唱着旋律欢快的曲子。多比、克利切还有闪闪扑腾着奥利凡德——浑身绿油油的科学家老头——为小精灵们打造的翅膀,将德拉科少爷生日会的节目单塞到宾客手里,或者韦斯莱家的小狼崽嘴里。

 

斯内普满意地看了看热热闹闹的大厅,甩甩斗篷,绿光一闪,斯内普蝙蝠挥舞着翅膀飞上楼去。

 

是时候去看看自己即将成年的教子是否做好准备迎接生日会了。


碎碎念:德拉科和哈利都在下一章出场。如果大家有什么喜欢的角色都可以在评论里说,我会绞尽脑汁为他们分配怪物名称的。在不影响自己原来的构思的情况下。

这篇文是我正经开的第一个连载,不自信的作者非常希望得到很多反馈,请大家多多评论呜(如果喜欢就点个小红心吧~

(精灵旅社里的小蝙蝠,可怜巴巴脸)

【康诺】康诺小甜饼

#千字小甜饼#

#第一次写文就献给康总和诺一宝贝儿啦#

#无责任脑洞#  #勿上升正主#

梗来自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第十四期(换爸爸),在摸谁是自己的临时爸爸的时候大竣抱着康总喊老婆,诺一就咬了康总一口。在第十六期(最后一期),穿高更鞋抢凳子那里,诺一抱着康总喊了好几声老婆,贼甜!

康总最近很苦恼。

他六岁就认识,懵懵懂懂一见倾心,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二十多年来共同成长的,小糯米团子,最近关系终于定位到正式爱人的,刘诺一,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吃到。

不仅如此,康总怀疑他的宝贝儿对自己的属性有非常不正确的认识。

他忧愁地望着这会儿在自己怀里睡熟了的诺一,睫毛长长地垂着,脸蛋依然和初遇时一样带着婴儿肥,白净得剔透,亲起来还有奶香味。

得有多美味啊,胡皓康思考着。

但就是这个软软糯糯的诺一小朋友,总爱管自己叫老婆。

以前十几岁的时候,遇上共同朋友的生日会,或是寒暑假一块儿出去玩,诺一总是巴巴地奔过来,嘴里喊着“老婆,老婆”,然后扑过来一顿亲。姑且当作青少年的玩笑好了。

现在都同居了,平常胡皓康下班回来,诺一就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笑眯眯地招呼“啊,老婆回来啦”。围裙上的小猪佩奇仿佛都在咧着嘴嘲笑他。

一回忆,胡皓康更忧愁了。他的情绪似乎感染了睡梦中的诺一。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一张嘴就是“老婆,怎么还不睡?”

您瞧瞧,这日子。


面对胡皓康的质问委屈,刘诺一表现出了更委屈。

“大竣哥哥抱着你喊老婆,你你你都没有不耐烦,我才喊了几声。”诺一气鼓鼓地反问。

那哪能算只有几声呢?

咦,等等,这又关林大竣什么事儿?胡皓康拼命回忆这几年来里与爸爸去哪儿第三季的朋友们的几次聚会,虽然那时他和诺一还处于朦朦胧胧互相试探的阶段,但夏天大竣他们都看出来了,不揶揄两声都算客气,还抱着自己叫老婆?

“什么时候的事儿啊?”必须得问个清楚。

“就是,就是在横店的时候!”发现康康哥哥不记得了,诺一更生气了。

横店?如果要他和诺一,还有大竣同时出现在横店,那不是…那不只有当时录爸爸去哪儿的时候了么?

“这都多久以前的事儿了,那会儿他不跟我开玩笑嘛?”胡皓康哭笑不得。

“你那时乐呵的,连我咬你你都笑。”诺一气呼呼地把头埋在胡皓康的肩窝里,呼吸吹得他心有些痒痒。

“你叫,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但我觉得换一个称谓比较好。”

胡皓康坏心眼地顺势压在了诺一的身上,手肘一撑,看着自家宝贝儿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而发红的脸蛋。

“什…什么称谓?”诺一眼睛都不敢看他的康康哥哥了。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终于可以吃到了。

Fin.

 

后续

胡皓康对着镜子查看自己肩膀上的牙印,忧愁地想,怎么咬人这个毛病也一并保留下来了呢。

不过,刘诺一小朋友比自己想象得还要甜啊。

新人求鼓励,求小红心和小蓝手!啵啵你们!